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山西文學》2020年第10期|楸立:賣桃所關聯的事
來源:《山西文學》2020年第10期 | 楸立  2020年10月16日07:29

村裏王寶國的老婆腿騎三輪車腿摔傷了,吃喝拉撒也得勞人伺候.。兩個兒子一個在外省上學,一個帶着媳婦兒在沿海打工,都不能指望。王寶國只能從工地上停了木匠活,專門在家照顧。

這一不掙錢了,日子上就得算計着過。王保國去年送走了老孃,前年發送了父親,頭春節又給大兒操辦了婚事,這連續幾檔子都是花錢的大事,莊稼主經不起折騰,手頭裏就沒有了存項。

老婆脾氣急,委在炕頭天天算計來錢的道,這天對男人説,後院幾棵桃樹上桃子結了不少,今年就不送人了,你摘了去城裏賣了,多少能賣個錢,家裏米麪和油都吃淨了。

王寶國擰着眉頭説行吧!

父親活着的時候在後院裏種了幾棵桃樹,就為了給孫男娣女們吃個鮮兒。往年,自家吃不了分給親戚鄰居們,今年沒想到用上它過日子了。

過了幾天,王寶國摘了滿滿地三輪車桃子準備進城去賣,按照1斤賣2.5元,這一車怎麼也能鬧二百多。拿這錢買兩桶食用油一袋白麪正好,做小買賣就得精打細算,王寶國用塑料袋裝了倆饅頭,又捎了兩塊鹹豆腐,中午打算就這樣將就了。

出村的時候,寶國用塑料布將秤和桃子苫了個嚴實,不好意思讓四鄰八家的看到,出了村一溜煙就到了縣城。

老婆告訴他,找城裏人多的地兒去賣,王寶國説志朋家那個小區就很大,住的人多就去志朋家那塊賣去,就這樣王寶國就去郝志朋住的小區門口附近,找了個路邊空地兒,不用吆喝,還甭説,桃子真是好賣,不到晌午就賣的差不多了,王寶國數了數零錢,不多不少正好二百塊,王寶國心裏高興,旁邊賣甜瓜的大爺還一個勁兒的鼓勵他,讓他明天接着來。

正説着,王寶國瞧見郝志朋從小區門口走出來,他想和郝志朋打招呼,腦子又一想,中午了,志朋看到他肯定要叫他家裏吃飯,不能給他添麻煩,王寶國忙蹲下身子怕被看到,志朋在門口像是等什麼人,站了會兒又返回了小區。

郝志朋和王寶國是初中同學,兩個人最要好,上初二那年,志朋急發闌尾炎,是王寶國揹着他跑了二里路將他送到了醫院,後來郝志朋考上了學,參加了工作,又當了鄉長,現在聽説當上局長了。但和王寶國的聯繫一直沒有斷過。

王寶國腦子正想着,就聽有人喊,寶國,寶國,怎麼賣開桃啦?

王寶國一看是同村的劉大建,忙説,家裏的桃吃不了賣賣,閒着也是閒着。

劉大健嘴角一撇説,走啊,去志朋家喝酒去?他媳婦生了個二胎,我約了幾個同學給他慶賀慶賀。

志朋家生二胎,怎麼沒有通知自己呢?王寶國腦子裏想,嘴上説,是呀,我早知道了,你先走,我把桃子賣賣就過去。王寶國想,這個志朋,我家老大結婚時候,你花錢隨禮了,你家生了孩子,也應該告訴我呀。

劉大健説,小飛王傑他們幾個也快到了,我先去,你認識志朋家嗎?

王寶國忙説,認識,認識,去過好幾次了,其實王寶國就去過志朋家一次。

見劉大健大模大樣的進了小區,王寶國尋思到底去不去志朋家,去就得花錢,忙活半天桃是白賣了,如果裝不知道生孩子的事兒,志朋也不怪乎自己。可連劉大健當初和志朋不好的人,現在和志朋走動的這麼親近,自己要是不到位,讓劉大健這樣的人傳説出去多丟人。

心裏又轉念一想,自己現在手裏就有剛賣的二百塊錢,把錢隨出去,這油和麪就買不了了,家裏真是等米下鍋。王寶國盤算,要不等過一段志朋通知自己再説吧!

寶國,寶國,又有人在遠處喊他,是小飛王傑還有幾個不認識的人。

小飛説,寶國,走呀,去郝局家喝酒呀。

王傑也説,怎麼你一木工頭,成了小商販啦?靠着能發財呀?

王寶國臉上發燒,嘴上説,桃子吃不了糟踐,沒指着怎麼着。

看小飛他們幾個走了後,王寶國特別生氣,他打定好主意,將手裏的零錢和別人兑成了兩張一百的大票。拎着剩下的幾斤桃子,就去了志朋家,等敲開門,只有志朋的女兒玲玲在屋裏,玲玲告訴王寶國,爸爸和來的客人去飯店了。

王寶國一聽非常彆扭,志朋明知自己在路邊賣桃子,出去吃飯都沒邀請自己,甚至連個電話都沒打,看來當官大了心就變了,自己沒錢沒地位的,和小飛王傑這些人們不一樣,以後真的就不能志朋聯繫了。

王寶國把二百塊和桃放到茶几上就下了樓,心裏想,這錢隨出去了,起碼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王寶國才下樓,手機來了一條信息,是郝志朋的發來的,王寶國心想,準是你閨女告訴你,我花錢了,你就這麼現實的又叫我吃飯了,怎麼説我也不會去的,人窮咱志不窮。

信息上寫着:大哥,聽別人説嫂子摔着了,請轉達我的問候,讓她好好養傷,最近事情多,我過幾天再去探望,你多原諒,另外我讓司機拉了點木料過去,煩勞你有空打個小牀,你的手藝我放心。志朋。

王寶國一頭霧水,志朋怎麼想起來打個牀呢?

正這時,老婆電話火急火燎地打了進來。

王寶國問:有麼事兒?

有麼事兒?志朋咋知道我出車禍啦?好傢伙給咱家拉了半車米麪糧油的,一年也吃不完,真是雪中送炭,你這個朋友行,當大官沒忘光屁股夥伴呢,老婆説。

王寶國急着問,咱要他的東西幹嘛,回家全給他拉回去。

人事兒不通你啊,老婆劈頭蓋臉地説,志朋還不瞭解你這個死要面子活受罪的驢脾氣,他還弄點木料,説讓你打個小牀。

拉木料來了?

拉了,拉了,老婆説,人家花錢買啥樣的牀沒有,你也不想想。

想啥,想啥。王寶國嘴裏抬着槓,心裏滿足的很。

作者簡介

崔楸立,基層派出所民警,河北大城人,省作協會員,公安部簽約作家,魯迅文學院學員。文學以小説創作為主,發表文學作品約百篇,獲獎若干,出版小説集4部,長篇小説《滿江紅》1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