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絲路家書》:一番清新傳心花
來源:光明日報 | 柏峯  2020年10月17日09:17

章學鋒的《絲路家書》是寫給少年兒童讀者的一部介紹我國絲路上27處世界遺產的好書。之所以説這部書好,一是他所介紹的這些世界遺產,來龍去脈清楚,歷史淵源挖掘得深刻;二是以故事為載體,文字淺顯有趣;三是介紹的數據和現狀描寫準確,富於知識性。

自從漢代張騫的“鑿空”之舉,我國通往西域以及西亞及世界各國的商貿之路由此開闢,內地的“絲綢”和“瓷器”通過這條道路蔓延至世界各地,加強了我國與世界各地的政治文化以及經濟的交流——這是了不起的中西交通大創舉。説是大創舉,是因為“絲路”的開通,前無古人,從此我國與世界各國建立了長達2000多年的聯繫,促進了雙方的互相理解和融入整個世界的經濟外循環。就文化而言,也是沿着這條“絲路”輸出和輸入,進一步加強了中西文化之間的交流與影響。比如,粟特文化,就是沿着“絲路”進入我國,俄國著名學者鮑里斯·艾裏克·馬爾沙克的《粟特銀器》指出,粟特文化對我國唐代藝術特別是銀器的造型和發展有着不可低估的內在的聯繫——佛教在印度南部誕生之後,作為一種異質文化大致是隨着“絲路”在東漢後期進入我國,無論是法顯和尚也好,還是鳩摩羅什也好,甚或玄奘大師,幾乎都是踏着這條道路,發揚光大了佛教文化,而中轉的文化重鎮,是章學鋒書中提到的高昌、葱嶺、樓蘭、龜茲、于闐、鄯善等地。

這些歷史古城,有的雖然早就湮滅在黃沙之中,但是,其遺留的遺址卻散發着永久的文化藝術幽光。現在,章學鋒採用“串糖葫蘆”的方法,把這些歷史遺蹟運用自己樸實而準確的筆觸描繪出來,發掘出其豐富多彩的文化內涵,呈現在少年兒童讀者面前,是很見其學識與寫作水平的。

該書第二個特點是沒有學究氣,而是以故事為載體,來講述“絲路”上的文化遺產,筆觸輕鬆優美而有趣。這些從書裏的小標題就能反映出來,例如“走出自家的門天真大”“唐朝的風從樓下穿過”“人比城走得更遠”“于闐的國王是穿皮鞋來的嗎”“天山是駿馬的高速路”等,這些風趣而鮮活生動的帶有設問的話語,讓少年兒童產生揭開藴含在文章裏面的“奧祕”的閲讀衝動,一環連着一環,把他們帶入一個遙遠而神祕的陌生世界,同時,把“絲路”在國內的重要歷史節點和遺址,完整無誤地介紹給讀者,讓他們學有所得,得到獲取歷史知識的無窮樂趣。

這裏強調的“完整無誤”,其一,是作者對“絲路”上著名世界遺產的準確的地理知識介紹,其二是對這些著名世界遺產的歷史文化知識的準確介紹,比如,在“大雁塔為什麼不長草”這章中,他説,大雁塔每年都要進行三四次人工除草,因為不除草,這些草籽、樹籽一遇到雨水,就會生根發芽,很容易脹裂塔身——這話是正確的。有人專門寫過科普文章,介紹種子具有極大的力量,文章的結論是“世界上氣力最大的是植物的種子。一粒種子可以顯現出來的力,簡直是超越一切”。你看,少年兒童通過閲讀本篇文章,既學習了歷史文化知識又得到了很好的關於種子的科普知識,還知道了大雁塔之所以不長草的原因。還有,他的“活在唐詩裏的玉門關”,開首就引用了王之渙的《涼州詞》,由此延伸到唐朝有籍貫可考的詩人有1686人,而這首詩屬於“唐詩中珍品的千古絕唱”,接下來再徐徐介紹玉門關,這所城池是“長寬20餘米,面積600多平方米”的小方盤城。具體明確,且又富有詩意。

“絲路”確實是一條詩的道路,有學者寫過《唐詩鏡像中的絲綢之路》,專門論述了這一世界上獨一無二的文化現象,從長安出發到關隴以及河西之道,一直到西域到草原和唐番古道,都留下了豐富的詩篇,而唐代以岑參、高適為代表的“邊塞詩人”,其詩歌更是膾炙人口。舉世聞名的敦煌就收藏了不少的詩歌原稿,這對重新認識和領悟唐詩具有很大的積極意義。章學鋒以後修訂這部《絲路家書》時,不妨也可以從這些方面思考,這樣會顯得書的內容更為博厚和內涵深遠。

章學鋒長期致力於少年兒童方面的寫作。工作之餘,採用多種方式,和少年兒童交朋友,培養了不少少年兒童記者。近幾年,章學鋒參加高考作文閲卷等工作,很是熟悉當代少年兒童的閲讀需求,經過精心的思考和積累了大量真實的關於“絲路”方面的素材,才捧出了這部書,可以説,這部書也是章學鋒的一個寫作飛躍,他選準了自己的努力方向,願意把全部的心血都放在少年兒童文學上,“一番清新傳心花”,這是值得肯定的。